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RSS
董氏研究
流坑状元山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走近流坑

沉重的背影——走进流坑村随感

时间:2016-11-09 12:59:34  来源:  作者:徐淑红

  踏着鹅卵石铺就的古街路面,我们终于走进了流坑,走进了这个被称为“千古第一村”的古老村庄。

  进村口虽然有棵硕大的古樟树,但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当我们跨过“龙湖”,踏进由鹅卵石铺就的古街时,这个古老的村庄才开始揭开她神秘的面纱,让我们开始领略到这个古村的特别风韵。

  古街有一处仅能容一人穿过的窄巷被称为“时光隧道”,因为它的左边是一幢明朝建筑,右边则是一幢清朝建筑,仅一步之隔就跨过了一个朝代,犹如跨过了一条“时光隧道”。其实,走进流坑的每一条古街巷,我都感觉恍若进入了“时光隧道”——鹅卵石铺就的街巷上,一眼望过去两边全是整齐排列的古民居,一律的青砖灰瓦,一律的飞檐翘角,古街古宅、幽幽的、静静的、恍若隔世……

  淅淅沥沥的雨落在这恍若隔世的古街上,我仿佛走在戴望舒的“雨巷”中,更仿佛穿越时光的隧道,走进了古代。有人说,走进古代能让我们变得心平气和,忘却身边的烦忧,但我在这幽幽的古巷中穿行,虽然鹅卵石铺就的路面和街两边的古民居都在雨中静默,我却感觉走进了一片喧嚣。这些古街巷,尤其是这些明清古宅,你只要稍稍走近它,就能想见它昔日的辉煌。从房屋的高大幽深,从木雕艺术的精美,从题字众多的匾额,你都可以感受和想象到它们当年的那种繁华,那种富贵。同许多古村一样,流坑村在古代出了很多名贤,最多时在宋代,但据介绍明清时却是该村的鼎盛时期,而现在保留的古建筑也绝大多数为明清古建筑,所以虽然匾额众多,我们走在这里,感受它辉煌面最深的还是它的富丽堂皇。当然富商对科举名位仍是十分想往,有一个富商家精美的砖雕图案,寓意就是“爵(鹊)禄(鹿)封(峰)侯(猴)”和“连升三级”,不过这个富商门口的对联“门对九天红日,路通万里青云”虽然仍然有些庸俗,但却有一种气魄,它的门口其实拥挤狭窄,这让素来不喜商人的我很是感叹。我仿佛看见那个时代这里繁华富贵,人声鼎沸……我有些奇怪,明清是中国封建社会逐渐走向衰亡的时期,这里却是鼎盛时期,也许象清朝的康熙、乾隆时期一样,这是最后的辉煌?如今这一切都已经被雨打风吹湮没在历史的云烟中了,记得似乎有本书叫做《一个王朝的背影》,我觉得眼前的流坑村也象一段历史渐渐远去留给我们的一个背影。

  十年前第一次游览故宫,当我站在院墙边从侧面抬眼看到那象征皇宫的金光闪闪富丽堂皇的琉璃瓦时,不知怎地心里猛然升起一种强烈的厌恶感——虽然我仍然说不清那是为什么,但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瞬间的感觉。走进流坑村那一幢幢曾经富丽堂皇如今仍然高大的古民居中,我没有那种厌恶感,但却感到一种压抑。房子都很高大,也都有天井,但仍显得很灰暗,问这里的孩子们是想住这样的房子还是电视里的楼房,都异口同声地说当然想住电视里的楼房。当年的富丽堂皇如今却变成一种灰暗,繁华的背后充满了门第观念、金钱观念、男尊女卑等封建意识,古老的傩舞虽表现了古人丰富的想象力和美好的愿望,但同时也充满了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

  流坑村之所以被称为“千古第一村”,是因为它的历史悠久,约发起于唐代末期,至今已有千年历史,特别是其董姓家族虽经千年仍凝聚不散,它的千年历史也是从董姓开基算起,它的凝聚力的确令人惊叹,这可能也是这个村庄的古建筑古文物能保存如此完好的一个原因吧?不能不佩服古人在这样一个乡野山村竟能有如此格局规划,“一横七纵”,九百多户人家的村子显得井然有序,街巷旁也均挖有一条排水沟,鹅卵石铺就的路面虽然简陋,却很整洁,也别有一番风味,而且这规划布局和古建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如此稳固,仿佛历史在这里定格了。我不禁想到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历史,也被许多历史学家称之为“超稳定”现象——真难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它的好处很明显,最大的好处就是稳定稳固,它的坏处以今天的眼光看也是很明显的,最大的坏处也在于稳固,过于稳固,不利于吸收外来新鲜事物,开放性能差从而也不利于它自身的发展……

  我就这样边走边想着,思绪很杂乱,当走完一条街又走进另一条街时,看到一眼望过去的古街和两旁整齐的古建筑,猛然想到这些老房子和脚下的鹅卵石竟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物是人非,而它们却仍然如同昨日一样静静地注视着我们,不禁很是感叹:在时间面前,在历史面前,一切都是脆弱的,而人是最脆弱的,荣华富贵更是过眼烟云——也许只有在这点上,流坑村的古老才给了我一份宁静。

  走出流坑村,一条清澈的乌江河绕村而行,走过大桥,到对面的观景亭上可看到流坑村的全貌,古老的村庄炊烟袅袅,转眼去望周围的群山,却惊见一片光秃秃,真是很煞风景,这是这个村庄最不古老的地方,仿佛是“时光隧道”一下子把我们送回到眼前的现实中来。据村里人说山上的树都砍光了,大的卖的,小的烧了。好在现在大家都已开始重视,旅游业的兴起也使他们开始有能力放弃种种杀鸡取卵的古老方式,村里已有许多人用起了现代化的液化气灶,放弃了烧柴的古老用火方式——古老的村庄,要保持你的古老,也必须借助现代化的方式。

  谢谢你,流坑村,让我穿越时光的隧道,走进一段历史,虽然只看到一段历史渐渐远去留下的模糊沉重的背影。同时,我也衷心祈愿“今天的村庄不再唱着那过去的歌谣”,祈愿千年古村从此焕发新姿。

   【作者介绍】徐淑红:女,网名:茫然的蒲公英,生于1974年3月,现于乐平市某机关供职,江西省作协会员,景德镇市作家协会会员,景市网络作家分会副主席。爱好文字,喜空想,偶有所得随手记下,1994年开始有文字变成铅字,2007年开始在《散文》、《创作评谭》、《岁月》、《辽河》等报刊上发表散文、小小说,有若干文字获奖和被收入书籍,著有散文集《生活永远值得期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转载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古村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初评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
一个人的流坑
一个人的流坑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古村、牛田古樟林”行程安排(1日游)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