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RSS
董氏研究
流坑状元山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寻根问祖

漫漫寻根路

时间:2016-11-02 13:50:32  来源:  作者:董如刚

QQ图片20141012123558.jpg
与克旺会长古樟林合影

  我的老家,武汉市江夏区土地堂,原来的武昌县。
  老家有宗谱,厚的薄的老版的近代的差不多一百余本,记载家族近七百年的迁徙繁衍和顺延世系。每年的阴历六月初六是家族不变的晒谱日,了遇晴天搬了桌凳,展开篾席凉席,铺摊开家谱见光,遇到阴雨天就在保管家谱那家的厅堂瞻仰,这一天族人们不用召唤,前前后后的欢笑聚集,算是又一次缅怀和追思传承了。
  孩童时起每到这一天,我也都会去,手翻家谱。那时候,我根本就看不懂那些谱书,对着那些没有加注标点的竖行文字,视为天书一般。但是越看不懂却越是好奇,于是更多时候,就是在一旁静静的聆听大人们谈论。点点滴滴的记忆,有意无形间就进入了脑子里,这应该算是我对祖源对我们董氏根源意识的启蒙。启蒙是兴趣萌芽的根基,现在我明白了,去做一件事情是需要兴趣作前提。
  这种好奇的记忆累积,一直到了去年的盛夏季,无意间我去百度输入了董氏这两个字,没想到,显示出那么多董氏关联的字句。忽然间似乎是累积的启蒙记忆苏醒,我兴致盎然,接下来的几天里,不断的去搜索和阅读。也就是这个时候,全球董氏寻根群进入我的视线,我毫不犹豫的申请加群,于是便开启了我真正意义的寻根溯源。
  在寻根总群的最初,一直到后来荣幸的竞选群管理员成功,对于我们董氏,对于董氏的传承和渊源等,都还是处于相对的模糊阶段。对于自己一支武昌董氏,祖源地、迁徙和始祖公上源的世系,我只能原地转圈,无法去拓展和延伸。
  知不足而恶补,笨鸟需勤练飞。只为心中升腾起的那一股探求个水落石出的意识:我一定要去找到我始祖的祖!
  群里每天宗亲们聊天时出现的家谱类图片,和大家适时跟进的讲析,我认认真真在默默复制保存和拿笔记载,每每有宗亲上传了家谱,我都去详细核查、比对。那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初级的积累,那时候除了必须的工作,我都是坐在电脑前。整整三个月,已经记不清楚那时有多少个初灯夜到凌晨三四点,更甚经常性的因为陷入一个个疑结,我或百度或写记,不知不觉就到了天亮。
  苍天不负,祖宗怜见,终于让我在一次浏览镇安家谱的时候,发现了我们迁始祖二世的名讳记载。认真去查对,逐页逐行的查找印证关联,终于黎明之后是晴天,我肯定了其中的绝对关联!
  回想起一趟趟跑回老家借阅家谱,去拍照,去群里上传,去研读;听说有一本传说中的老谱,千方打听,知道了可能的持谱老人要从客居的远乡回到汉口,我四次来回的接送那位老族亲,只为可以拍照到更原始的传承资料。那期间,我驱车遍访周边所有关联的支系董氏居住地,我的家人和熟知我的人都说我是疯子,寻根的神经病。
  详细核对和确定了武昌镇安的绝对关联衔接,再依据镇安家谱的世系瓜藤,直接就连接到了江西祖源地流坑,心中便又有了急切的躁动。流坑,南方董氏心中的圣地,以前我只是能够去仰慕羡慕,没有想到我们也是流坑元末明初的外迁!
  然而,我没有料到兴奋过后会是凄苦的难言。定好了带谱归宗时间,我去联系很多武昌族裔,只想一同去流坑见证归宗和分享激动,却不曾想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同行。我听到的就是两种声音:委婉些的说,太忙没有时间,直白些的明确就说,归不归宗影响我姓董!?
  每个人都还是情绪的个体,那一段时间我心灰意冷,情绪极为低落,在究竟去与不去流坑间纠结、迷茫、徘徊。也曾想,反正已经找到了绝对渊源关联,去不去也无所谓了。在此,我要格外感谢开口董氏树淞,在我临行前郁结的最后一夜,我有幸遇上了他。与树淞结识纯属偶然,他的一番心理疏导,以身为镜的激励,最终让我放下一切杂念---去流坑!去流坑溯源归宗!
  十月二日凌晨五时,我带上房族一个叔叔和儿子董寅,绕道武汉,载着麻城董必武支系归宗流坑的功勋尊长卫中老先生,全程高速驱车六百余公里,到达了心仪神往的祖源地流坑。
  心有所系,舟车亦不觉劳顿,一帆风顺直达流坑,克旺会长放弃休假专程接待。当日中午饭后,便走进了梦中的古村,千古第一村的底蕴和厚重,经典与传奇早已为人反复传记,我就不想作更多累叙。
  第二天上午,于乐安县流坑董氏宗亲联谊会办公地,克旺会长、卫中尊长、流坑宗谱研究几位资深族老,在详细核对了武昌镇安流坑谱序世系之后,确认,武昌董氏始祖千五公支系属于流坑合公世系,为合公八世德昭公后裔渊派房系!
  流坑老谱德昭公的记载,是一个黑黑的“止”字。克旺会长代表流坑董氏宗亲联谊会,写完武昌董氏归宗世系证明,我们俩人四手紧握,久久紧握。那一刻,我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在流坑宗亲联谊会办公地说:这薄薄一纸归宗证明,武昌董氏等待了近七百年,从此流坑家谱德昭公谱记那个止,永远没有了!

QQ图片20141012162716.jpg

  流坑宗谱记载的“止”,是失联失考,中断了世系记载。仅仅就在德昭公谱页,就有十几个黑黑的止,一个止可能就是一支失联的外迁。看着那些止,想象着历史背景政治因素,迁徙生计远隔重阻,一个止可能就是一支房族,就像离家的子嗣,久久在外游离,种种原因无法溯源回归。流坑在不停召唤,外迁的族亲也都是在努力想回返,但寻根溯源不是想当然,需要家谱的支撑,资料收集的完整。我说过,寻根其实就是寻心。心,就是兴趣决心,是一颗期盼血脉皈依的牵连心。远已远兮,寻根问祖已经是刻不容缓,网络的便捷信息的畅通已然为我们提供了可行的基础,就看你是否有志愿做怎么做。先做好自己,点面汇集,小支归大源,所有董氏宗亲都应该积极参与和真实行动起来,寻根问祖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功德后代。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希望更多宗亲来一起携手董氏寻根溯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转载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古村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初评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
一个人的流坑
一个人的流坑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古村、牛田古樟林”行程安排(1日游)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