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RSS
董氏研究
流坑状元山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俗风情

建祠与祭祖活动

时间:2016-11-03 10:25:36  来源:  作者:admin

  祠堂的分布
  流坑有八条大巷,巷巷有祠堂,至今村中还散布着50多座旧祠。虽然多数已残破不堪,早已失去当日的威严,但那些仍然悬挂在高处的祠堂门匾,令人不禁遥想当年。
  董氏最早的祠堂始修于元末,但规模和细节已经失载。到万历十年(1582)修全族大成谱时,就当时的全部祠堂,作了详细记载。光是流坑村内,包括大宗祠,一共有26座祠堂。另外有20座“书院”或“书屋”、“精舍”,其中5座已有祭田,且常常被称为“祠堂”。说明在祭祖功能上,这些“书屋”、“书院”与祠堂相同。区别只在于,“书院”、“书屋”本来是被祭祀者的读书或教育子弟处,死后为了纪念,就以他的名字命名。另外,称“书屋”或“书院”,还有突出文教的含义,子孙后代前来祭祀,可受到激励和启迪,由感触而发愤.可谓一举两得。
  万历十年修的族谱,留下一幅当时的“流坑舆地图”,非常可贵。一种很有意思的建筑布局是:十七世以前的先祖祠堂,大都建在八巷的四周。如村北,大宗祠、大保祠(祭四世祖淳)、桂林祠(祭十世祖季敏)三祠一字排开。村东则有祭十世祖仲修的“心斋书院”沿河座落。村西,更为密集:龙池两边守斋祠、中岗祠、毅斋祠相距甚近,祭祀的是排行相一、相二、相四的三位亲兄弟。他们是三世祖屯田公(文肇)一脉传下的十六世孙,现在的八大房中,有五房是他们的直系子孙,人口占了百分之八十以上,足见其地位重要。村的西南和东南,则有另一大房校书公(文晃)房的两座重要祠堂直面相对:前者就是文晃公的本祠,名“校书祠”,当时已有祭田200亩;后者是环山祠,祭祀十六世祖韫清,他属文晃公房的洙派传人,人丁兴旺,已有100亩祭田。这些祠堂,就像守护神一样,将后人掩蔽在中央。这正反映了南方地区传统村落的一种内聚特征,人们出生以来,就处在一种基于血缘关系的亲属网络中,受着祖先的庇护,并因此而形成一种凝聚力。
  牌主的设置
  牌主就是祠堂中的牌位。按传统说法,去世祖先的灵魂,就附在牌位上,接受子孙后代的祭拜和供奉的各种食果。牌主,就是祖先的替身。
  流坑在明代嘉靖四十年(1561)以前,在一些重要的祠堂里,除了本祠祠主有牌位放在正中神主龛上,另外还有数量不等的“附享”牌主放在两边。尤其在大宗祠中,谁有资格可以成为“附享”者,更有明确的规定。大致说来按两条标准:或是有官位,或是对家族建设有特殊贡献。
  近四百年来,流坑人的祠堂祭祖,可分为两个集中时期,两种类型。一种是以祭祖为主的春秋二祭,可以称之为严格意义的祭祖;另一种是与春节相联的祭祖,可以称为节庆意义的祭祖。这些活动,由族内法规来规范和强化,由族长绅士们来组织,已成为族人的行为和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相沿成俗。
  春秋二祭,以农历计算,集中在二至三月,九至十月。春祭,实际上以清明为中心;或前或后。但因为流坑祠堂系统严密,数量众多,就存在一个时间错列排开问题。万历谱上已经记载,二十二世以前,最早开祭的是两大房派(文肇公、文晃公)的早期祖先。(文晃公)校书祠和(文肇公之子淳公)大保祠,都在二月初五祭,紧随其后的是大宗祠,祭期为二月十七。接下来,是一批自三月初一到三月十八日间举祭的祠堂。这种时序排列,在道光年间绝大多数遵循未变。实际上,已与传统社会的节令礼俗相合,而与祠主的逝世周年祭期基本脱离。对照有所变化的实例,最好说明这一点。二十世祖志杰,万历问有静山祠致祭,祭田五十亩,三月十八日春祭。到道光时,祭田增至二百亩,春祭改为三月初四,秋祭则在九月初四,刚好相隔半年。显然,这是为春秋二祭规范化作的改变,三月初四绝不是董志杰去世的周年祭了。又如祭祀董时望的雪峰精舍,万历时每年一祭,时间在十二月十五日,道光时仍旧。但清人又新建一个“名贤祠”,也是纪念董时望,祭期则分别在三月初五,七月十五,实际上就是清明节与中元节。这样,仅从祠祭而言,为董时望一人,一年要进行三次。再如清前期为董燧、董焕兄弟共建的“蓉亦合祠”,春祭是“三月初九日祭,三月十二日又祭”。
  清明之后。兄弟伯仲已明,祭祀孰先孰后,也可推知了。总的来说,春祭尤为注重,祠祭之外,还配合了墓祭、挂纸等一系列活动,直到民国,仍然如此。
  祭祀的细节
  流坑各房旧谱中,都记载了大宗祠祭仪的一些准则,面目雷同又多语焉不详。对各房分祠,则留下一些具体的记载。嘉庆十四年(1809)修《抚乐流溪董镜山公房谱》,即记有“镜山书院春秋祭祀规制”,甚是详明。“祭祀规制”条文,大约成于清代雍正以后。每逢春秋二祭,活动要延续好几天:
  每年三月初一日致祭中堂。原有祖遗坟墓、杂柴、树竹各山收租供祭,外雍正五年增置田产充赡祀事:。
  位下子姓,前夜省牲祭无祀。职事与年登五旬者饮酒,余散钱三五文回。次早务宜鲜洁衣冠,黎明齐集赴祠听候行礼,迟者即是不敬。祭毕,主祭以下,五旬长辈与读书、执事享俊。外此每名散钱五文,童子散钱叁文各回,不得喧嚣。科头跣足者不散钱,并不许杂沓,大亵体统……。
  至于初二日,位下子姓骈集,黎明祭毕。各回家吃早饭,即领带老幼至祠,听宣圣谕及律例。并引古证今,体帖申明礼义廉耻之事。讲完一同欢饮……。
  初三日致祭萃文堂……。
  初五日祭分荐堂,乃照主位,每名出祭银三两置买产业,以供黍稷。位下子姓,鲜洁衣冠,黎明齐集,赴祠行礼。其本日享俊。及初四日晚省牲,必年登五旬,同读书、职事留祠饮酒,其余各散钱三五文回家。散大菜照主位算,每名一分。主祭生胙三斤,斯文每名给生胙一斤。读书、职事小菜各一分。
  可见,镜山书院中的族人祭祀,乃是集祭祖、教化、族人欢饮及散发少量钱、菜等活动于一体,前后延续五天。对时间、费用甚至着装,都有明细规定。不过,对每个具体的族人而言,参与的场次及享受的待遇,则又视其身份不同而有区别:初一、初二、初四三天,合族子弟应该全到,而且至少可以吃一餐酒饭,得一些零钱。初五祭“分荐堂”,则是各细小房枝祭祀其直系近祖,有相当一批族人是要再来祭拜一次的。
  当代家祭
  “文革”前夕,流坑人着手重建20年代即被烧毁的大宗祠。但“红色风暴”一来,只待盖瓦落成的新祠自然首当其冲,拉倒了事。过去作为集体祭祖场所的各大房祠堂,除了一部分还可住人外,多数颓败。有的屋宇尚好,也是空无一物。近十余年来,村民的祭祖主要在各家的神龛前进行。
  询问村民,一般都说在前厅与后房之间的过道上方,还有左设祖宗牌位,右设神龛之分。只是在中巷的一家民宅中,看见左右皆设非常单纯祖宗牌位,各有十几块,从刻字和木料看,显然是民国旧物。据老年人回忆,过去在家里都是单一的祖宗牌位,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相比而言,现在大多数家祭台上,则杂乱得多。虽说有左祖右神的分别,但细看内容,已是神祖混杂,同享烟火。前引上巷东口民居中神台上的摆设,是最好说明这一点的。这种摆设,给人明显的印象是诸神在上,胜过祖宗。不过,“广川郡”字样,在流坑家家神台上都可看到,是过去族祭的遗痕。“广川"是指董仲舒的家乡,也是许多董姓溯源的著名郡望。流坑董氏尊董仲舒为远祖,旧时大宗祠中还专有一个“道原堂”纪念他。
  在胤隆公祠正厅墙上,贴了一张红纸,代替神台,格式也是一样,只是对联换为:“祀宗祖永纳千祥;敬神明常添百福。”祖宗位置在先。但就在红纸以下,又用白红画了一张详细的胤隆房宗枝图,显然是近年祭祖时所用,则又是神在上,祖在下了。
  询问了相当一批户主,问在家里烧香拜哪些祖、哪砦神,为什么拜,几乎无人能说出所以然来。使人感到,流坑人当代家祭,实际上将祭祖与祭神融合在一起,不求其知,惟求其灵,是保佑村民日常生活与生产顺利进行,人丁兴旺,不病不灾的普遍仪式,与近几年来村庙不断摧毁减少,祭神活动受到抑制的变化相适应。但从文化内涵上比较,似乎比过去单纯的祭祖水准更低,断却了一种文化的传承关系。倒使人看到,这些年来,以道教  诸神为母本的各类杂神,日益渗入乡村社会,影响着村民的精神生活。
  村民对家祭仪式本身,还是认真的,虔诚的。通常是在每月农历初一、十五的早晨,先敲击神台边悬挂的小铜铃,冉上油,放上少许供品,然后 肃立,合掌,闭目,向诸神和祖宗祷告。多数人家还要先放一小挂鞭炮,每到此时,这个有八一千多户人家的村庄里,鞭炮声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平添几分喧闹。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转载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古村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初评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
一个人的流坑
一个人的流坑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古村、牛田古樟林”行程安排(1日游)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