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RSS
董氏研究
流坑状元山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流坑游记

千古第一村”,永远的乡愁家国

时间:2018-04-12 08:29:25  来源:  作者:朱敏华

  “五一”长假,家人一行四人,从“天下英雄城”南昌出发,迎着朝霞溯抚河而上,驱车170公里,专程探访了“才子之乡临川”境内的流坑“古村”。这是一座位于赣、闽、粤三省交界处乐安县牛田镇的千年古村,被前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先生誉为“千古第一村”。

  车行约三个小时,我们抵达了流坑古村旅游服务中心,一座融古典韵味和现代风格于一体的建筑。走进服务中心,“一条龙”的旅游服务项目一应俱全,醒目处张贴的是导游人员名单,其中两名被冠以“状元”,三十四名被冠以“进士”,七十四名被冠以“举人”,这的确使人眼前为之一亮,以前倒是未曾见过。极目朝古村方向望去,距村子不远处,一簇簇古樟树犹如一顶顶撑开的大伞,点缀荫庇着整个村子。碧绿的樟叶衬托着蓝天白云,溶进灰白相间的建筑群中,把我带进了苍茫与神秘之中,一股久违的乡愁瞬间在心头荡漾开来。

  乘上古村旅游电动车,导游简要介绍了“流坑古村”的千年历史,大致为:始建于五代,兴起于宋代,衰微于元代,繁荣于明清,败弱于民国。车行约十分钟,“流坑古村”已经清晰地跳入了我们眼帘。

  古村背靠青山,三面环水,处于丘陵地带的盆地中央,盆地东南角有个缺口,一条江从东南方向的崇山峻岭中逶迤而来,碧水澄澈,悠然一脉,至村边转绕而西,予流坑村以抱水枕山之胜,灌溉舟筏之利。远处,群山拥翠,岚雾飘拂;近处,江水环绕,参天古树掩映芬芳中洋溢出凝重祥和之气;村周江岸,野鸥翔集,百鸟和鸣;环村水面,清澈见底,晶莹可人,澄净里透射着灵秀之态;古村院外,青砖环护,绿柳周垂。弯弯的江水,静静的古村,浩瀚的蓝天,悠悠的白云,窄窄的石桥,构成了古村诗意般的轮廊。一群农家女身着各色衣裳,顺着江边的青石板浣衣洗被,娴熟优雅,无意间为古村平添了几分妩媚艳丽,几分闲情逸致。这条环绕古村的河名叫乌江,与楚霸王项羽别姬自刎的乌江同名,但她却是千年以来哺育古村流坑的母亲河,给世世代代生活在流坑的乡亲无边的暖意,更给千千万万流坑的游子无限的乡愁。

  导游说,流坑古村的总体规划和村落布局,为明成历年间南京刑部郎中董燧所为。南北向的人工湖取名“龙湖”,将整个村盘分为东西两大部分。东部村庄布局总体呈现“一横七纵”格局。龙湖之西,沿湖建南北向街巷一条,名叫“朝朝街”,是流坑的圩市所在。当我们穿过此街时,看到许多村民在街边摆放着当地盛产的干鲜山货,也许是上市的旺季,圩市上一堆堆鲜嫩欲滴的毛竹笋煞是喜人。街之北端有棋盘街,南北两侧五桂坊、锦衣坊相对而建,西侧高处建有状元楼。村庄的东北面和村西北水口的江对岸,各有一片明代后期流坑先民栽培并保护的风水林。穿过“朝朝街”,名闻遐迩的“状元楼”矗立在街头巷口。这是一栋近似碉堡式的两层门楼,类似的门楼村庄对外的街头巷口都有,村民们谓之为基楼。基楼主要是为纪念村里发生的引以为傲的重大事件而建,平时楼上供村民娱乐休闲,楼下则敞开门户让过往人等行走;若遇战乱年代或匪患猖厥之时,则紧闭森严,派村里年青力壮者把守,俨然就是“平战结合”的壁垒。

  古村街巷,由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以使过往行人晴天免受尘土飞扬之苦,雨天则无泥泞路滑之忧。巷道不足两米宽,夹在两旁古色古香的老屋中间,因为转角望不到尽头,烟云萦绕下恍若梦境。鳞次栉比的老屋,早已被风雨侵蚀褪下了明丽的色彩,但却给我们留下了一缕温馨的青色遐想。导游介绍,流坑村现存的500多栋各类建筑中,有明清传统建筑及遗址260处,其中明代建筑、遗址19处,牌坊楼阁59座,各类宗祠50余处,是江西唯一类型齐全、数量众多、规模宏大、特色显著的古建筑群。

  整个村落是以近血缘聚居所形成的井然有序的若干建筑组群,既有古典风范的民居,也有宏伟壮观的宗祠、幽雅别致的庙宇,还有功能各异的文化建筑,比如纪念性楼堂、文馆、戏台、牌坊,以及店铺、水井、桥梁、古墓、古塔遗址等。和江南大多数明清建筑一样,古村的单栋建筑都讲究有几进,第一进大多都有一个天井,周围是房间。天井的檐子南高北低,以借助南风吹拂掉屋子里的尘土。受儒家理学等级观念的影响,古村的房屋建筑体量相差不大,但建筑风格却迥然各异,殿宇廊庑各有千秋。我们走进“文馆”、“进士第”等屋内四处张望,但见绘檐画栋,飞红落紫;诗刻字镌,匠心独运;厅堂照壁,缕金溢彩。宽大的金匾高悬门首,上下两联呼应;题额凸显厅前,左右木雕相互衔接。大门口盘有石狮,尊尊昂首对坐;窗棂上刻有槅扇,幅幅典出有据。若是古文物、古建筑专家到此,定会如痴如醉,相见眼晚;既便普通游客到此,也会眼花缭乱,心旷神怡。

  穿行在时越千年残留着累累伤痕的古建筑群落中,强烈地感受到古村流坑就像千年历史长河孕育的一颗珠贝,不但印记着中华民族苦难的经历、岁月的沧桑,更折射出中华民族乡愁家国的伟大内涵。流坑建村一千多年来,历经风雨变故,但姓氏不变,董氏一脉相承,至今已繁衍到40多代,是名符其实的单姓聚族而居的血缘村落。董氏历来尊西汉大儒董仲舒为始祖,也就是历史上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大名顶顶的儒家代表人物。流坑村祠堂仍供奉着“汉醇儒董仲舒先生牌位”,这既是见证,更是昭示。但据族谱记载,董氏先祖为唐朝宰相董晋,董晋之玄孙董合于五代南唐年间(公元937-943年)迁徒于此。胡适之先生曾将历史戏喻为小姑娘的辫子,说是可以任意编造。然而,流坑村的历史可不是杜撰编造的,村里乡亲仍然保留的大量的文物古迹、史志族谱,已经给后人们提供出了一部脉络清晰、史料翔实的“村”编年史。流坑人信手一拈,便可拈出一串彪炳青史的人物来;游客们沿街一碰,皆可碰出一处可供考证的遗迹来。如果说,今天屹立在村头的八百年前的老樟树,是流坑古老象征的话,那么掩映在树荫之下的房屋、街巷、匾额、石雕、楹联、照壁……简直就是一个个历史的旋涡,不小心踩踏进去,定会使人流连其中而难以自拔。早在1997年,江西省政府确认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中,流坑古村就占了21处,便可印证这个中国最基层村的宝贵价值!且不说村里的木雕石刻之精致,书法绘画之奇绝,傩神傩舞之意韵,光是高悬各家门首庭楣上的木匾题额就有176方和361处,足以让人目不暇接。穿街走巷所见的状元楼、进士弟、理学名家、龙章世锡、三叶重光、望重端僚、儒林发藻、振卿公神祠……无一不在诉说着她们曾经的显赫、远去的辉煌。

  流坑“五百年耕读,五百年农商”的千年演变史,正是中华民族千年发展史的一个缩影。北宋初年,流坑董文广认为董氏兴旺要走读书—科举—仕官之路。于是,他便辞去了宋太祖的征召,在村中兴办书院,致力于子弟的教育培养。由此,流坑董氏科举昌盛,仕宦如云,成为江右大家族聚居的典型。明代中后期,更是文风斐然,书院林立。除董仕元独占鳌头高中状元外,更有叔侄、兄弟五人同科进士,时称“五桂齐芳”,族人特建“五桂坊”以示庆贺。南宋文天祥《谢恩表》中“名耀贴金,一门而五董”之句,即典出于此。宋元明清四代,流坑共走出34名进士、74名举人,且有“一门五进士、两朝四尚书、文武两状元、进士三十四、秀才若繁星”之赞誉,翻遍中国历史,不说闻所未闻,也应是凤毛鳞角吧。怪不得流坑的导游敢冠以“状元”、“进士”和“举人”的头衔呢!正是因为流坑文风之盛,王安石、真德秀(南宋参知政事)、文天祥、吴澄(元理学家)、聂豹(明兵部尚书)、罗芳(明云南布政使参政)、徐霞客、刘绎(清状元山东学政)等,都与流坑有过密切的来往。如今,流坑保留下来的匾额楹联,遣词造句十分讲究,联联莲花妙笔,字字遒劲有力,其中不乏朱熹、董士标等大家真迹。仅此一项,就能让文物和文化艺术鉴赏者品出无穷韵味,甚至瞠目结舌。明代中后期,流坑在较长时间的安定局面下,董氏宗族凭借人多势众、实力雄厚、入仕众多的优势,投身商海经营竹木生意,并迅速成垄断之势,是明代咤叱中华大地、左右全国市场的著名“江右商帮”的一支重要力量。

  古村流坑,最灿烂辉煌的时代正处宋、明和清初,这既有流坑人长期接受儒家文化薰陶之功,更是中国经济南移的大趋势所致。南方经济的迅速崛起,使南方人政治欲望更强,科举入仕制度为有所准备的南方人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一批批流坑人也汇入了科举入仕的大潮入朝为官了,在带来各种荣耀的同时,也带来了不菲的财富。于是,以深厚的儒家文化底蕴为基础,辅之以政治资本和经济实力,一个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相得益彰的流坑村也就拔地而起了。流坑后来的衰败,隐发于晚清民国。当时许多靠竹木生意发财的流坑人,也假借摇摇欲坠的清廷卖官鬻爵成风之机,以花钱捐官买爵替代了学而优则仕的千年传统,逐渐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根基,逐步走衰落。或许是中国近代有太多的变故,政局长期动荡不安,黎民百姓颠沛流离,绝大多数以儒家理学为规范的中国人包括流坑人,适应不了这种沧海桑田的变化,只好守着祖业,维系子嗣,随着近代中国的衰落而衰落……

  当我们走进流坑村北陌兰洲上董氏大宗祠时,太阳已经偏西。这里朝村背江,地势开阔,环境幽静。大宗祠为流坑董氏一族所立,是为祀奉其开基祖董合。据说最后一次重建,是在明嘉靖末年,当时场面宽阔,规模宏大,楼坊林立,颇为典雅壮观,堪称流坑古建筑之最,也是董氏宗族尊严和统治的象征。但眼前能看到的,仅是一片残垣断壁,残存的五根巨大花岗石柱和一对红石狮子,无疑是在诉说着民国时期被军阀焚烧的悲剧。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没有清末以来流坑村的衰落,“古村流坑”这一有形的历史文化遗存与无形的精神文化遗产高度结合的杰作,或许早已被现代楼宇取代了,人们也就永远无缘品赏流坑这个“千古第一村”的历史传承、自然风光和文化艺术,流坑古村也就更无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首批中国传统村落”……,等等荣誉称号。

  夕阳西下,我们穿行在水天一色、古樟掩荫的乡间公路上,回望古村,这位华夏文明孕育的不曾梳妆的农家姑娘,恰似一颗熠熠生辉、青蓝相间的琢玉,正以她那无穷的魅力融化在美丽的晚霞之中……

                              (写于2017年7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转载到: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古村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初评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
一个人的流坑
一个人的流坑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古村、牛田古樟林”行程安排(1日游)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