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在线投稿 | RSS
董氏研究
流坑状元山庄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流坑游记

流坑被时光隐藏的家园

时间:2016-11-02 09:16:09  来源:  作者:

  那年我去流坑,正是暮春时节。缘于几天来难以释怀的纷乱心绪,我选择邀上三位朋友,前往这个陌生之地。然而说其陌生,其实又不全然,曾经在一本介绍中国古村落的小册子上,我无数次掠过这个有着“千古第一村”之称的村庄,它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国传统耕读文明的最后标本,那里隐藏着远离尘世的旧梦。

  渐行渐近的旅程

  清晨从南昌出发的车驶向一个叫乐安的县城,而流坑就隐藏在乐安境内连绵的群山中。车子疾驶在赣东的丘陵公路上,四月的风裹夹着清脆鸟鸣,一阵阵吹过耳畔。在那片诞生过王安石、汤显祖等名贤的临川故土上,民风淳朴依旧;途中遇见的一支送葬的队伍,身着麻衣,在春天里响起悲伤的唢呐声,使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季节不仅孕育着新生,也埋藏着死亡。而那个我即将探访的村庄或许又是另一种人生的翻版。
三个多小时的颠簸后,车子在临近县城的一个三叉路口停下,司机告诉我们,从县城开往流坑方向的班车每天都会从那里经过。路口零星地有几家木板搭建的小卖部,从卖方便面的老板娘话中得知,中午时分是没有班车的,我们只好坐在小卖部的屋檐下休息,吃着随身带的干粮,等待着下午的来临。正午的阳光温暖地打在身上,使人陷入恍惚。直到两点多钟,才终于等来一辆去牛田镇的班车,那里正是流坑村所在的乡镇。破旧的小巴、每人四元的票价、满车喧乱的方言、不甚平坦的乡间公路,在我看来和江西其他乡村并无差异。只是透过车窗看着忽隐忽现的群山和灰瓦屋顶,才开始觉得,我们的脚步离那些独自归隐的农业文明已越来越近了。
  在牛田镇,我们四处打听去流坑的车,最后找到了一辆带敞篷的三轮摩托。同车的还有一位家住流坑的老人,听说我们要去他的村子,他微笑着,露出一排被旱烟熏黄的牙齿。车子很快开出了镇子,在一个路口,写着“千古第一村”的牌坊进入我们的视野。狭窄的水泥路蜿蜒在草木丛生的丘陵上,三轮摩托“突突”地奔跑着。
  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抵达流坑。远远地望着,青灰色的砖墙和屋顶、翘起的檐角和高耸的防火墙在黄昏中朦朦胧胧,一条名为乌江的河绕村而过,在周遭群山翠绿掩映之间,一切宁静得如同世外桃源。越过一座石桥,就来到了村口,据说所有的旅店和餐馆都只允许建在那里,近几年流坑开始逐渐为人所闻,旅游业也随之而起了。刚一下车,便有一个夹着提包的人走过来,说是要收门票,同行的老人偷偷告诉我们,收门票的那些人都是不正规的,可以不用理睬。果然,那人等不及便走开了。我们在村口找到一个农家旅店,安顿下行李,这时天也渐渐暗了下来。
梦寐中的流坑近在咫尺,而我们却似乎还没整理好心情去探寻它,或许是怕从城市带来的世俗喧嚣惊扰了它的宁静。夜色中,我们趴在房间的窗棂上,俯视村子,隐约的灯火闪动,犬吠声远远传来……

  最后的精神家园

  次日清晨,我们早早起来。听说流坑的早市很是热闹,我们决定去看看。当真正踏上流坑的石板路,才发觉自己步入的是另一种时光镜像。
  光滑的青石板在青砖黛瓦间曲折延伸着,网住整个村庄的脉络。穿村而过的小河将流坑一分为二,连接其间的是一座廊桥,那便是早市所在——风雨桥,这里也是流坑村民日常的休闲场所,这座延续历史的古桥见证了流坑几代人的平淡生活。长长的桥上分布着各式摊点,吃早点的人们谈笑着,卖竹木制品和土特产的小贩注视着走过的人群。我们选择桥头的一家早点摊,喝着地道的豆浆,流坑的特色面点也别有味道。晨曦微微落在水面上,辉映着那些古老的房子。
  在流坑,我始终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始建于五代南唐时期的村庄,依然保留着传统农耕文明的诸多风貌。走在那些纵横交错的街巷中,总在不经意间遇见一位扛着农具、牵着牛缓步而行的村民,而每户人家墙角斜靠着的犁耙也在讲述着久远的故事。它们远离机械时代的嘈杂声,我所能想到的词汇并非“落后”而是“坚守”,正是这份坚守成全了现代人摆脱束缚的短暂的精神向往。
  有人说,流坑是晴耕雨读文明的典范,并非虚谈。这个以董姓为主的古老村庄,历来崇文重教,曾以科第而勃兴,在宋代时有“一门五进士,两朝四尚书,文武两状元,秀才若繁星”之美称。历史上,流坑曾出文、武状元各1人,进士举人逾百人。明朝徐霞客到流坑游历时,记下“董氏为巨姓,有五桂坊焉”,五桂坊就是为表彰宋仁宗时董氏一门五人同中进士而建。风雨桥不远处有一座状元楼,为纪念南宋绍兴十八年恩榜状元董德元所建,我们慕名前往。“状元楼”匾额传为朱熹所题,作为家族科宦显赫象征的北宋太了太保董淳、御史大夫董敦逸、武状元董藻和明代刑部尚书董裕被立牌从祭于此;古旧斑驳的木壁和布满灰尘的神龛,祭奠着流坑那段远去的人文盛景。
  走在巷中,随意抬头便是集石雕、木雕、砖雕于一体的门楣,堂上有匾,门旁有联,户户皆是书香门第。不计其数的私塾、文馆、牌坊、宗祠、塔楼、庭院天井等旧迹,点缀在巷子间,只是如今时光已不再了。墙头荒芜的草,门槛上悠然闲坐的老人、趴在檐下打盹的狗、剥落的墙壁,它们构成这个村庄绝版的容颜。时常作为流坑景观典型的“理学名家”宅,也失去了往昔的文风,只是门前一对红石狮雄风犹存。宅子主人是明代的董燧,他继承先祖董德修理学之脉,广泛游学和著述,结识理学名流,成就了流坑的一代理学名士。位于村后的董氏宗祠,记录着这个家族的数代传承,直到民国时期,被北洋军阀焚毁。如今已是残垣断壁,残留的五根石柱,巍然伫立着,有人将这里戏称为流坑的“圆明园”。而对于我们这些匆匆访客而言,更添了一份凭吊之情。
  流坑的千年被后人总结为“五百年耕读,五百年农商”。明清时,流坑董氏由科举兴族转为经商兴邦,由于资源的优势和水路的便利,迅速兴起的竹木贸易,使流坑成为有名的“万家之市”。时至晚清,战乱、水路的衰落以及科举制的废除,流坑的辉煌时代也宣告结束。千百年来,科举之盛、仕宦之众、经商之富、家族之大和建筑群落之完整,成就了其今天“千古第一村”的名号,只是那些曾有的繁荣已成为泛黄的过去。
  傍晚时分,我们站在村郊的山冈上,俯瞰村庄,历经千年,它已然被时光遗忘了。然而在此,我们却找回了自己久违的精神家园,恍如隔世一般。想着明天的我们就将离开,重新汇入城市纷乱的洪流中,心中浮现出的是郑愁予的一句诗: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转载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古村
百名旗袍佳丽惊艳流坑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初评
流坑景区通过国家级风
一个人的流坑
一个人的流坑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古村、牛田古樟林”行程安排(1日游)
南昌出发自驾游“流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